bbs网赚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回复: 0

第一家倒闭的无人驾驶卡车公司:伪AI真人工 融资1.5亿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2万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250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鱼羊伊瓢
  来源:量子位(IDbitAI)
  潮退知裸泳,伪 AI 如今已无以为继。
  Starsky Robotics,第一家拿掉安全员把自动驾驶卡车驶上路的公司,现在倒闭了。
  创办 4 年,AI 火热之时“应运而生”,很快融资 1.5 个亿,一度成为行业“明星”,各种榜单常客,甚至被彭博称为“承载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
  然而光环背后,他们干的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伪 AI——一家为自动驾驶而创办的公司,一半的员工却在从事传统的卡车运货工作,公司车队中 39 辆卡车,90% 以上是传统货运卡车,只有 3 辆加装了自动驾驶传感器。
  所以这样的公司,AI 非理性繁荣之下能融资,但风口一停,只能跌落摔死。
  其 90 后创始人还煞有介事总结:技术突破还需烧钱,我们却融不到资了。
  面向 VC 创业的 CEO
  Starsky Robotics 的创始人 Stefan Seltz-Axmacher,90 后,出生于 1991 年,非 AI 技术出身,最初在德雷塞尔大学学工商管理,也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过商业、市场和经济学相关课程。
  他成绩如何不知道,但非常会自我包装和营销,堪比孙宇晨。
左边是创始人,右边是联合创始人
  同样是 90 后,自我营销的辉煌履历可以追溯至初中时代。
  他如今的 LinkedIn 资料里还贴着自己 13 岁时的“职业履历”——去会计行业猎头公司 CareerBank 做营销实习生,以免费可乐作为薪水。他为这家公司做了黑帽 SEO——就是刷谷歌搜索排名,甚至穿着西装和运动鞋,妄图把自己 YY 的商业模式推销给这家公司的老板。
  我们说“好汉不提当年勇”,这位创始人却偏偏“好汉爱提当年笑话”。
  不过可能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和经历,Stefan 很快发现了自己的推销员潜质。于是整个青春期他都在各种行业做实习推销员:出版业、交通运输业、体育器材业……
  成年之后,Stefan 进入了创投圈,研究如何把 idea 卖给 VC、学习精益创业、为孵化器招商……
  总之,Starsky Robotics 创始人的履历有种浓浓的创业咖啡的泡沫味道,充满了草莽气质。
  甚至在公司倒闭后,他都一板一眼的认真分析、反思复盘并公之于众——当然,复盘的主要是行业的问题。
  挂自动驾驶之名,发展传统人工货运
  离开那家孵化器之后,Stefan 终于开始自己创业了,他创立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Starsky Robotics。
  不过,Stefan 没有技术背景,因而他自己做 CEO,找来了 CMU 的机器人硕士 Kartik Tiwari 担任联合创始人兼 CTO。
  当时是 2015 年,这个时间点把握的很准,很多自动驾驶公司,就是那时候创立的。
  公司成立后,常年混迹创投圈的 Stefan 很快就融到了钱。
  根据 crunchbase 的数据,第二年的 1 月和 8 月,Starsky Robotics 分别拿到了两笔投资。之后到 2017 年 3 月,他们拿到了 380 万美元投资,YC 也是参投方之一。
  投资方的钱很快看到了成果。
  2017 年底,Starsky Robotics 宣布,已经研发出能解决无人卡车“最后一英里”交付货物的系统。几个月后,这家公司将无人卡车开上了佛罗里达州的公路上,完成了一次长达 7 英里的无人驾驶。
  这次是真的无人驾驶,车上没有安全员,Starsky Robotics,成了首家公开测试真正无人卡车的公司。
  不过,在此期间,Starsky Robotics 还有一个秘密。
  从 2017 年起,他们就开始运营常规卡车货运业务,有 36 辆普通卡车,希望两条腿走路,先做常规卡车,然后二合一,把自动驾驶业务嫁接上去。
  不过,他们的自动驾驶卡车只有 3 辆,按照 36:3 的比例来看的话,这家公司几乎就是一家试图做自动驾驶的普通货运公司。
  因此,当时这家公司有一半的员工都在做人工驾驶卡车的业务,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们送了 2200 多车货物。
  不过这一消息直到 2019 年 6 月才公布,在此之前,他们自动驾驶技术飞快的进度吸引了资本的注意力。一个月后的 2018 年 3 月,Starsky Robotics 完成了来自 Shasta Ventures 的 1650 万美元A轮融资。
  之后几个月,他们还挖来了大疆的技术标准负责人来做安全政策主管。
  到了 2019 年,Starsky Robotics 的业务进展更快了。6 月,他们在公共高速公路上完成了完全无人驾驶卡车的路测,在佛罗里达的高速上让一辆重卡在无人驾驶的情形下行驶了 9.4 英里(15.3 公里),完成了进入休息区、回到公路上、改变车道等功能,并能保持 55 英里每小时(88 公里/小时)的速度。
  8 月,他们还发布了一个名为 Hutch 的 API,让有货运需求的人直接借助这个入口来下单让自动驾驶卡车运货。
  在这样的进展之下,当年 11 月,Starsky Robotics 入选了 2020 FreightTech 25 榜单,还被 CNBC 评为“2019 年值得关注的 100 家全球最具潜力初创企业”之一。
  彭博社报道称,这家公司的无人驾驶卡车上,承载着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汽车媒体 The Drive 用“足以杀死 Uber 用 6.8 亿重金收购的 Otto”来作为标题核心信息。
  看起来真是顺风顺水、前途无量,但假作真时真亦假。
  就在这时,靠 AI 续写融资的创业公司们,面临潮退时刻——跑个 Demo、放个视频,已经不 work 了。
  于是 Starsky Robotics 原本谈好的 2000 万美元B轮融资,告吹。
  两位联合创始人只好开始四处找投资人,解散了许多员工,甚至在与 Embark,Cruise,Waymo 和图森谈卖身。
  最后,今年 1 月下旬,之前的融资也彻底烧光了。
  2 月底,货运行业媒体 FreightWaves,从这家公司的前高级副总裁 Paul Schlegel 处打听到,这家公司大约有 85% 的工程师已经去 Waymo、Cruise、图森等自动驾驶公司工作了,而这位曾经的高级副总裁自己,也在公司钱烧光的当月离开。
  Starsky Robotics,第一家拿掉安全员上路的无人卡车公司、YC 加持的明星公司,“2020 FreightTech 25”、“2019 年值得关注的 100 家全球最具潜力初创企业”,“承载着美国就业的现在和未来”……
  死了。
  创始人复盘:技术仍需努力,钱却已经烧光
  为何走到今天这一步?
  营销出身的 Starsky 的创始人 Stefan Seltz-Axmacher,再次发挥所长,进行了一番自我剖析——与之前创业总结一样,复盘的是自我,接锅的是行业。
  他觉得,Starsky Robotics 的方向没错,但时机不对。
  首先,自动驾驶领域存在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有监督的机器学习并不像宣传中那么强大。
  自动驾驶不是类似于C-3PO(《星球大战》中的机器人)的人工智能,而是一种复杂的模式匹配工具。
  他认为,自动驾驶领域 AI 能力的增长,呈现出S型增长趋势。
  换句话说,就是“当前任何技术都不太可能实现 L3 级别自动驾驶”。
  Stefan 还“预测”,以 L3 为目标的公司至少还要再烧 10 年钱。
  没有几家初创公司能纯靠烧钱活 10 年。
  技术不成熟,没有产品交付,那当然是挣不上钱的。
  于是,Starsky 想用人类司机驱动的卡车运输业务反哺无人车业务:带来数据,更带来直接的收入。
  据 TechCrunch 报道,2019 年,这家公司的车队中只有 3 辆是无人卡车,普通卡车则有 36 辆。
  有一半员工,都在运营由人类而非 AI 驱动的卡车运输服务。
  而被反哺的无人卡车业务,采用双重方法打造:
  为普通卡车配备了雷达和摄像头等传感器,以及能够使其在高速公路上自动驾驶的软件。
  当卡车要离开高速公路的时候,办公室里的远程驾驶员会接管卡车,并操控卡车到达最终目的地。
  但显然,投资人不喜欢这种操作,并且“在安全方面的巨额投资并未对投资人产生影响”。
  Stefan 说,人们并不重视安全问题。而 Starsky 从 2017 年 9 月都 2019 年 6 月几乎只在坚持这一件事:了解产品造成伤害的可能性,建立安全备份系统。
  讽刺的是,在这期间,竞争对手们已经折腾出了自动变道、自动巡航……甚至开始在一些路线实现仓到仓运送。
  Stefan 还提到,卡车行业连续 18 个月的衰退境况加剧了他们的困境。
  2019 年 11 月,Starsky 的 2000 万美元B轮融资告吹。公司的大多数团队解散。
  归根结底,还是一句话:技术尚未突破,钱已经烧光了。
  但也别只听 Stefan 一家之言,即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偏听一家之言,很容易被其蒙蔽。
  因为就在 Starsky 靠着传统卡车运输业务,来让自己的无人卡车业务“可运营或盈利”的同时……
  竞争对手中,图森于 2019 年 5 月与美国邮政(USPS)达成合作,为其提供无人驾驶运输服务,并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邮政服务中心和德克萨斯州达拉斯配送中心之间超过 1600 公里的运输线路上往返运输货物。
  营收方面,图森此前透露,随着 2019 年 6 月将其卡车车队扩大至 50 辆,2019 年下半年图森未来的运营收入将达到每月 100 万美元。其商业化运营车队目前配备安全员。
  还有嬴彻展开 L3 运营,智加科技 Plus.ai 的 L4 级自动驾驶卡车横跨美国东西海岸,完成首次自动驾驶货运服务,Waymo 正式宣布货运业务相关计划……
  这个行业里的“真 AI”玩家,纷纷在技术推进的同时,降本增效,拿营收和利润证明了自我,也在逆市中收获了新融资。
  而 Starsky,不过只是热潮退后的裸泳者,风口停下之后摔死的猪。
  那些裸泳的伪 AI 公司
  Starsky 是自动驾驶公司,还是一家搞出过名堂的无人驾驶卡车明星公司,其倒下自然让人联系到同样倒下的自动驾驶明星们。
  比如 Roadstar.ai,融资 1.28 亿美元之后,因创始人内讧,在 2019 年成为第一家倒下的无人车公司。
  比如 Drive.ai,曾经估值 2 亿、吴恩达夫妇亲自站台,2019 年 6 月宣布关闭,解雇包括 CEO 在内的 90 名员工。后被苹果收购。
  但 Starsky 之死,跟 Roadstar 和 Drive.ai 却又有区别。
  Starsky 之死,是伪 AI 公司之死,跟 Engineer.ai、Zume 等明星败局才是同类项。
  Engineer.ai,英国 AI 创业公司,声称使用 AI 技术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移动 App 的自动化开发,获得了包括孙正义在内的 2.1 亿元融资……但真实业务开展中,并没有使用 AI,用的是来自印度的程序员冒充 AI。
  Zume,一度火爆硅谷的“披萨机器人”创业项目,要用机器人 AI 做披萨,降本增效,立志成为食物领域的亚马逊,估值 40 亿美元——也获得了孙正义旗下软银愿景投资,但最后 AI 技术跟不上,卖披萨的公司披萨不好吃,梦碎一地,转型做披萨盒……
  所以还是那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出来混,迟早要还。
  真的假不了,无论寒冬还是暖春。
  假的真不了,潮再汹涌也会退,风再大也会停
  伪 AI 创业的公司们,是时候了。
  延伸阅读:
  造假露馅!曾创下融资纪录的科技公司,被曝用印度码农冒充 AI,挣了 1 个多亿
  孙正义下重金的机械臂独角兽梦碎:估值最高 40 亿美元,做披萨太难吃,只好去做披萨盒
  普林斯顿计算机教授炮轰“伪 AI”:精心炮制的随机数生成器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最新帖子|bbs网赚论坛  

GMT+8, 2020-3-28 20:34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