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启左侧

克州人民医院聘用无医师资格证人员涉嫌非法行医致产妇死亡,新生儿高危抢救

[复制链接]
烦得慌 发表于 2022-1-16 18: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大家好!我是死者家属孙克斌,手机:13070069728,2016年11月18日王成梅在克州人民医院住院三天后死亡。被告克州人民医院聘用无医师资格证人员李浩然为主治医师、米克拉音 阿克木为值班医师,二人涉嫌非法行医治死王成梅,并造成新生儿高危抢救。王成梅住院三天医院产科居然有十六个诊断结果,相互矛盾,被告医院无法自圆其说,伪造、篡改病历,输血造假,手术造假,做假抢救,李浩然冒充死者及医师邱教元签名,而医师邱教元当时根本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被告医院律师陈彦与新医司法鉴定所的三个司法鉴定人合谋出具了“肺内羊水栓塞”的虚假鉴定,隐瞒了全部事实真相。本案存在各主管部门渎职不作为,乱作为的问题,对此原告必将维权。王成梅在2016年11月21日死亡,克州人民医院于2016年12月02日签发李浩然医师资格证书,12月20日签发文件聘用李浩然为医生。克州卫健委在2017年4月24日打印办理了李浩然的医师资格证书,签发日期是2016年12月02日,2017年4月27日克州卫健委又办理了李浩然、邱教元的停止妊娠助产技术资格证书。自治区卫健委在2017年10月9日又为李浩然办理了资格证书。阿图什市人民检察院不立案理由说明李浩然2013年7月5日毕业,2014年12月29日,产科为李浩然向医院申请“0376”工号,李浩然取得医院批准的单独诊疗资格,是谁给了被告医院这么大的权利?真是天下奇闻。这些事后补办的证书合法有效吗?这就是他们一再狡辩的他们三甲医院医生有证。李浩然在王成梅死亡前一个多月参加了医师资格考试,被告医院即聘请她为产科主治医师,主控医师,质控护士,病案首页有记录可以佐证。她所学专业是临床医学,与产科学无关,与儿科无关。她连续三天盲目给王成梅大量肌注缩宫素针剂引产失败,又同时用水囊和气囊引产失败,水囊没有取出就下班回家,没有交接班告知值班医生米克拉音擅离职守。米克拉音是工作一年半的低年资医生,她所学专业是临床医学,与产科学无关,与儿科无关。出事了被告医院马上说她是实习生,中国哪家医院有工作一年半的实习生?李浩然、米克拉音均是临床医学毕业生,她们对产科医学常识一窍不通,案发之前她们都是独立从事诊疗活动的,病历多处“宫缩乏力”手写成“宫缩发律”可以佐证。她们二人也根本不知道产前不能大量肌注催产素针剂会造成产妇子宫破裂,甚至会造成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造成生命危险;她们根本不知道水囊和气囊引产是怎么回事,打水多少都不知道,甚至应该在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的助产技术都不知道。病历中的李浩然大量签名和护士发现产妇顺产后产道大量出血,护士四次告诉米克拉音医生,米克拉音只是下医嘱安排护士大量填塞棉纱可以佐证。她们更加不知道骼动脉结扎手术,是最简单和最有效的止血方法,因为她们是产科的外行,什么都不知道,所以,给予宫腔填塞棉纱,不但不能止血,反而,适得其反,导致产妇宫缩乏力,血窦无法关闭,子宫破裂,李浩然引产时遗留子宫的2000ml大水囊突破子宫进入腹腔,引发难以控制的大出血,产妇因失血性休克而死亡。王成梅分娩时,产房没有护士长,也没有执业医师在现场诊疗,产科只有值班医生米克拉音 阿克木,产房只有一名助产士和两名护士负责接生。临时医嘱单记录孩子出生83分钟她们放一边没有人管,孩子0:10分出生,1:33分开始抢救,做辐射治疗,呼吸道清理可以佐证。当护士发现产妇0:10出血200mL,就告知医生米克拉音,米克拉音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是安排护士填塞棉纱。0:50分至1:00分,护士??现不明原因出血,十分钟出血1600mL,还是告知米克拉音医生,她还是安排护士填塞棉纱,导致产妇子宫收缩乏力,血窦无法关闭,子宫破裂,使引产时遗留在子宫的2000mL左右大水囊突破子宫进入腹腔,1:23分王成梅因大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1:00分——1:33分病历空白无记录可以佐证。克州人民医院提供的王成梅的住院病历(住院号1629068)在2016年11月21日1:40分《克州人民医院检验中心报告单》和《麻醉前谈话记录单》的唯一的一次血液检验结果上看:可以断定此患者血液根本没有羊水成分,凝血功能也是正常:①羊水栓塞者血小板计数<100×10*9g/L;此患者121>100。化验单上血红蛋白71g/L,显然是失血导致休克死亡。②羊水栓塞者血浆纤维蛋白原<1.5g/L;此患者3.8g/L,显然不支持羊水栓塞;被告克州人民医院全权代理律师陈彦在一审法庭的代理词说产妇王成梅凝血功能是正常的,又说羊水栓塞进入血液形成凝血障碍致患者死亡的主张,更无证据支持。病历记录的米克拉音在1:33分以后又开始下医嘱抢救孩子,又开始对死者王成梅急查B超、开始用药抢救。在1:33分——1:36分不到3分钟的时间里,由不在产房的李浩然伪造邱教元签名下医嘱五十余项,临时医嘱单记录5:56分还在用药欣母沛,还在计划1:35分剖宫产;而病程记录5:30分开始手术,手术者古丽布斯坦、阿依努尔、米克拉音,与医院伪造的4:00分死亡时间自相矛盾。米克拉音下的医嘱为什么不敢签字,因为她自知没有医师资格证!说是邱教元指导的,邱教元为什么不签字而由李浩然冒充签名,米克拉音把人治死了,邱教元肯定不会去签名承担责任。2:00分以后,死者被推入手术室,进入之前已经没有呼吸了,2:20分以后陆续赶到医院产科的李浩然、姑里布斯坦主任、阿依努尔副主任开始假输???,假手术,假抢救,王成梅还有救吗?3:00分左右王成梅被推入ICU,李浩然即开始伪造、篡改了死者王成梅的全部病历。而被告三甲医院在产房、在手术室抢救危重病人全过程没有心电图,被告医院伪造的35岁以上男人4:00分死亡的心电图冒充死者的心电图和没有ICU抢救记录都可以佐证。被告医院《病危通知书》却伪造了1:00分对产妇进行了有效的,较为及时的抢救。这些人厚颜无耻!事实是我们提前三天去克州人民医院做产检,医生周冲说大龄产妇住院吧,没想到住院三天就让李浩然、米克拉音两个无证人员非法行医治死了。王成梅在2016年11月18日在被告医院办理住院手续,由于是大龄产妇,办住院手续时我们要求剖宫产,产科主任姑里布斯坦和李浩然均不同意,姑里布斯坦说:“国家有规定不是想剖就剖”。李浩然说:“孩子该出来就出来了,为什么要人为拿出来”?住院两天见她们肌注缩宫素引产瞎折腾我们就要求转院去喀什医院,她们不同意,我说找领导,她们说没必要,都一样的。你们都转走了我们医院吃什么?第三天在王成梅没有任何生产指征的情况下,李浩然又同时用水囊和气囊引产失败,水囊没有取出来也没有告知值夜班医生米克拉音就回家。产妇0:10分顺产后护士即发现子宫出血,2000ml的大水囊还在子宫里,米克拉音就安排护士大量填塞棉纱,造成宫缩乏力,子宫破裂,血窦无法关闭,水囊突破子宫进入腹腔,1:23分产妇因为大出血失血性休克死亡后,她们马上说谁让你们来克州人民医院生孩子的,可以在家里生。姑里布斯坦说要是维族人柯族人死了是老天的事,就直接拉回家,就你们汉族人事多,抓住我们不放。克州人民医院无医师资格证主治医生李浩然在死者王成梅产前盲目大量使用缩宫素肌注催产,而缩???素的使用是有严格规定的,严禁给无生产指征的产妇引产使用,产前只能打点滴,而不能直接肌注会导致子宫破裂或胎儿死亡,在产后发生大出血或宫缩乏力时,需大量使用时才可以肌注,也可以打点滴,李浩然、米克拉音根本不懂这些医学常识和缩宫素的使用方法以及适应症,她们两个无医师资格证,也没有执业医师资格证,更不是产科学医生,就是乱作为,漠视生命,草菅人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

唯一QQ:

1511923161

地址:广东清远市阳山县

Email:1511923161#qq.com

Copyright   ©2015-2021  网创平台Powered by©网创平台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