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启左侧

1.98亿股权被冻结、巨人网络滞涨,史玉柱能安心做“大闲人”吗?

[复制链接]
gaimy 发表于 2022-1-2 10:4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文丨雷达财经(ID:leidacj),作者丨张凯旌,编辑丨深海
  尽管声称是一位大闲人,麻烦仍缠着史玉柱。
  近日,据天眼查,史玉柱在巨人投资有限公司等 5 家公司的合计约 1.98 亿元企业股权遭到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而早在 8 月时,这些股权已经被北京金融法院冻结过一次。
  股权被冻结,只是史玉柱 2021 年“烦心事”中的一件。截至 12 月 29 日,巨人网络股价较 2017 年高点已下滑超 84%,公司亟需向市场讲述新的故事。
  从业绩上来看,巨人网络在 2018 年达到收入巅峰后,连续多年出现下滑,而史玉柱曾尝试将 Playtika 通过资本运作装入巨人网络的图谋,也在 2021 年宣告搁浅。
  为找寻新的增长点,巨人网络“蹭”上了元宇宙的热点。只是,元宇宙会是拯救“巨人”的一剂良药吗?
  近两亿股权遭冻结,史玉柱:帮朋友忙
  此前在 8 月,史玉柱股权遭到冻结时,也曾引发外界的热议。
  天眼查显示,2021 年 8 月 19 日至 25 日,北京金融法院先后对史玉柱目前持有的珠海巨人高科技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珠海市绅士新技术有限公司、杭州云溪投资合伙企业、巨人投资有限公司和宁夏巨人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五家公司的股权都予以了冻结。
  具体而言,被冻结股权金额分别为其对应的出资额 277.94 万元、1630 万元、6500 万元、1.14 亿元和 100 万元,合计约 1.99 亿元,冻结期均为 3 年。
  对此,巨人集团曾回应称:“多年前,史总出于帮忙为原告方一项业务做了个人担保,相关方向史玉柱出具了免责反担保。因后面业务发展影响,该公司依据流程对史玉柱发起民事诉讼。经初步沟通,对方答应尽快协调撤诉;史总也将做好积极应诉准备,由于该项担保涉及金额不大,不会对史玉柱产生影响。此担保为史总个人所作,与巨人网络、黄金搭档等巨人集团旗下公司都无关系。”
  史玉柱也重新在阔别三个月之久的微博中现身说法:“帮朋友忙,多帮生活,少帮事业。”
  时隔四个月,史玉柱在相同五家公司的股权被另一家法院再度冻结,但这次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史玉柱,均未再次做做回应。
  雷达财经注意到,涉事的五家公司:珠海市绅士新技术公司、珠海巨人高科技、杭州云溪、巨人投资和宁夏巨人创投在史玉柱的商业版图中均承担着不小的作用。
  其中,珠海市绅士新技术公司是珠海巨人高科技公司的二股东,两家公司合计持有珠海脑黄金 100% 股份;珠海巨人高科技旗下控股公司还包括珠海巨人科技实业;杭州云溪是上市公司华数传媒的第二大股东;巨人投资是上市公司巨人网络大股东的母公司,对外参投的公司多达 35 家。
  而穿透宁夏巨人创投的股权,更是有多家资本浮现。据天眼查,宁夏巨人创投由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持有 99.91% 的股权,上海健特的股东中,又包含了紫石资本。
  紫石资本一路穿透,史玉柱的老熟人们,与泰山会相关联的董文标、卢志强、王玉贵均在此出现。王玉贵曾任民生银行董事、民生证券董事、中国船东互保协会前总经理,其在 2016 年 3 月之前担任紫石资本法定代表人。
  此外,从紫石股东层面穿透,则可以发现持有其 20% 股权的北京盈生创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还曾投资派生科技(原实控人系团贷网唐军)、拉卡拉(大股东为联想控股);同样持有其 20% 股权的新华联产业投资,其实控人傅军亦是泰山会大佬。
  这样的五家公司中,史玉柱持有的股权被冻结,意味着什么?
  北京市威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清华大学研究生导师杨兆全向雷达财经表示,史玉柱股权或遭到了轮候冻结,而通常情况下,这代表有不同的债主连续上门向其讨债未果。
  对 Playtika 非常执着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股权冻结或是 2016 年巨人网络组建财团收购海外游戏公司 Playtika 失利的后遗症。
  2004 年,刚刚借助脑白金和黄金搭档创造了保健品销售神话的史玉柱,瞄准盛大网络赴美上市、国内政策开始大力扶持游戏产业的契机,一头扎进了游戏行业。
  随后,其凭借着号称“国战网游开山之作”的《征途》名声大噪。据了解,《征途》推出一年后,就已成为全球第 3 款同时在线人数超过 100 万的中文网络游戏,月销售收入突破 1.6 亿元,市值也一度超过 500 亿元人民币。
  但《征途》之后,巨人网络没能打造更多现象级产品。财报显示,直至 2019 年,巨人网络游戏版块收入仍有 70% 来自于前五大游戏产品,而这五大产品中的 4 款都是《征途》及其衍生品。
  在此期间,以腾讯为首的其他游戏领域头部玩家已经迎头赶上,网游产业的竞争也变得日益激烈。
  数据显示,2012 年我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刚过 600 亿元,而至 2014 年,这一数字已突破 1100 亿元。艾瑞咨询还曾在 2015 年初预测,两年内中国将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手游市场,三年后手游的市场份额将首超端游,成为第一大细分市场。
  在此背景下,国内游戏公司掀起了一股上市热潮,而巨人网络碍于美股对国内游戏企业估值偏低,又叠加融资补血的需求,果断选择了切入手游市场,并回A借壳上市。
  2015 年 11 月,世纪游轮复牌后迎来了 20 连板,史玉柱身家暴涨 280 亿。而在将巨人的游戏资产装入世纪游轮后,史玉柱很自然地选择了继续装入游戏资产包,巨人网络的股价,也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低迷后重新抬头向上。
  这次史玉柱相中的游戏,便是棋牌类的 Playtika。据了解,彼时 Playtika 吸引了 190 个国家的数亿玩家。Playtika 的主营业务是社交游戏,其中最主要的是虚拟博彩游戏,其还曾在 2011 年被美国最大的赌场和博彩公司凯撒娱乐收购。
  为将这家公司揽入怀中,史玉柱组织了一个财团,马云的云峰基金、卢志强的泛海系、柳传志的弘毅投资,以及鼎晖投资等机构悉数在列,交易总对价高达 44 亿美元。
  然而,这笔收购并不顺利。2016 年 10 月、2018 年 11 月、2019 年 7 月,史玉柱前后三次拟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方式收购 Playtika 母公司 Alpha 股权,最后均未能成行。
  史玉柱并没放弃。2019 年 12 月,一家刚成立两个月,名为重庆赐比的公司用自筹资金和民生银行并购贷款总计 110 亿元购买了 Alpha 42.04% 的股权;2020 年 7 月,巨人网络参股子公司巨堃网络借收购重庆赐比,间接完成了对 Playtika 的参股;2021 年 6 月,巨堃网络股东巨人投资又试图向上市公司无偿赠与其持有的巨堃网络 1.1% 股权。
  如此一来,巨堃网络就将从巨人网络的参股子公司变为控股子公司,Playtika 也将顺理成章地被纳入上市公司麾下。
  若交易成型,巨人网络的业绩将得到巨幅提升。数据显示,Playtika 的营收已经从 2017 年的 11.51 亿美元涨至 2020 年的 23.71 亿美元,毛利润也从 8.03 亿美元涨至 16.59 亿美元,而 2020 年巨人网络营收为 22.17 亿元,同比下降 13.77%。
  然而 7 月的一则公告显示,巨堃网络的《赠与协议》最终被撤销,史玉柱意图将 Playtika 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再度失败。在外界看来,“涉嫌赌博”仍是交易被驳回的重要原因。
  “为将 Playtika 运作进上市公司,史玉柱曾向外界寻求巨额融资,但如今运作失败,投资人无法变现,就可能会要求史玉柱或巨人网络偿还相关资产。”有分析人士指出。
  搅局元宇宙
  资本运作接连折戟,公司业绩也在经历 2018 年的巅峰后掉头向下。
  财务数据显示,2019 年至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分别为 25.71 亿元、22.17 亿元和 15.42 亿元,同比分别下滑 31.96%、13.77% 和 10.57%。
  与此同时,巨人网络逐渐从当初资本市场热炒的“香饽饽”沦为“弃子”。2017 年股价高点至今,巨人网络跌幅达 84.53%,市值累计蒸发约 1300 亿元。期间巨人网络曾多次进行回购,但均未能挽救颓势。
  此外,巨人网络的股东们也开始频频减持。2019 年年中报时,鼎晖孚远、云峰基金旗下的铼钸投资、澎腾投资、联想旗下的弘毅创领和鼎晖投资旗下的孚烨投资持股比例尚为 8.36%、8.16%、7.56%、6.27%、4.18%,至 2021 年三季报,上述 5 家公司持股比例已降至 6.40%、3.23%、4.47%、2.41%、3.18%。其中变动最大的铼钸投资减持超过 9965 万股。
  为向资本市场讲述新的故事,巨人网络于 10 月公告称,拟斥资 15 亿元收购《摩尔庄园》开发商淘米集团 72.81% 股权,并且是以全现金的方式收购。
  不过,《摩尔庄园》虽然曾因在 2021 年儿童节上线手游拉起了一波“爷青回”的热度,甚至在免费游戏榜单上霸榜 10 天,力压全民游戏《王者荣耀》,但由于曾经页游时代用户的年龄相比之前已经有了明显增长,《摩尔庄园》热度下降十分迅速。推出 2 个月后,其在 App Store 游戏畅销榜的平均排名就降至第 91 名。
  另外,《摩尔庄园》和《赛尔号》IP 的定位仍主要聚焦于青少年,而政策对未成年进行游戏的高压监管,也给淘米集团无形中平添了不小的压力。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11 月 1 日,巨人网络在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有没有参与元宇宙的商业计划时指出,元宇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新趋势,公司已部署团队开展预研工作。
  不久后,“史玉柱大闲人”在微博中针对元宇宙展开了评论:“元宇宙没有统一的定义,100 个人有 100 个定义和描述。元宇宙时代必然来临但不是眼下,其发展是渐进的,还有些基础问题需要解决,比如 VR 眩晕等硬件问题、网络延迟、基于区块链的经济系统合规性、云端算力等问题。游戏的障碍少些,其他应用场景的障碍多些。元宇宙的研发,需要多些耐心,少些浮躁。”
  就在业内认为史玉柱对元宇宙的态度偏谨慎时,巨人网络又在互动易中回复称,“元宇宙被普遍认为是下一代互联网的形态。公司十分重视元宇宙趋势及其带给游戏产业的机遇。经过前期调研和论证,公司将元宇宙游戏确定为长期布局的方向之一。”
  不过,从现实角度来看,眼下元宇宙概念距离真正落地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目前无论是 VR、AR 还是区块链、5G、AI 等技术均还有完善的空间。
  巨人网络也坦言,元宇宙处于起步阶段,其发展所需的基础要素仍不成熟,商业模式尚不清晰。
  有声音认为,史玉柱在成为真正的“大闲人”之前,还有不少烦恼要解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关注

0粉丝

25817帖子

排行榜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

唯一QQ:

1511923161

地址:广东清远市阳山县

Email:1511923161#qq.com

Copyright   ©2015-2021  网创平台Powered by©网创平台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