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启左侧

河南平顶山“奸商”张先顺豢养保护伞“鹊巢鸠占”公私通吃的发家史

[复制链接]
烦得慌 发表于 2021-12-15 12:05: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举报人王道军 :13592189366

  张先顺,中共党员,人大代表,现在是河南平棉纺织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河南平棉纺织集团对外宣称国企,实际上目前却是一家民营企业。张先顺是官和私两头占尽好处,公家和私人财产都要抢占霸占。

  在国家的反腐生态里,张先顺投机专营,非法敛财,却一直平安无事,游刃有余,当地群众说他有两大成事秘诀:让官方给他背书,让执法给他跑腿。张先顺通过经营政商人脉,在灰色地带里舔腥逐臭,见钱忘义,泯灭人性,采取明抢暗夺的强盗行径,霸占别人财产,恶行戾气所到之处摧古拉朽,公平正义荡然无存,社会和官场生态黯然一片,依法治国理念被践踏得体无完肤。

  被坑惨的河南昌恒公司

  这起普通的企业入股诈骗同样被裹上一层“官方色彩”。2010年经过当地领导介绍,河南昌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道军,认识了位于平顶山市的河南平棉纺织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张先顺(企业于2005年改制为民营企业,保留正县级)。当时平棉集团处于经营最困难时期,王道军的控股公司注入资金8700万元,成为平棉集团最大股东,因为行业不同,王道军公司没有参与经营管理,只能寄希望于平棉尽快产业升级,退城进园,并对老厂区进行开发建设,但自此噩梦不断。

  钱到手后,张先顺的骗术表演开始了,晒一晒他敛黑钱的罪恶史:

  一、首先不兑现承诺,诈骗股权。

  因为王道军公司股权没有超过49%,在河南平棉纺织集团没有话语权,承诺的年内新厂建设,老厂搬迁的计划,一拖就是五年。

  在还有大笔投入资金和收益在对方手里的情况下,河南昌恒公司迫于威胁和压力,他们双方于2016年9月23日签订了股权转让置换协议,以持有的平棉集团49%的股权置换了平棉集团持有的平顶山碧海公司(碧桂园天玺项目)其中11.76%股权,但平棉集团违约不办理股权过户手续。2017年初河南昌恒公司查询工商信息才得知,其实早在

  签署上述股权转让协议之前的2015年8月,在河南昌恒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49%的股权就已经被张先顺违法蒸发,变更给了平棉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宝棉公司。

  针对股权蒸发一事,河南昌恒公司于2017年对平顶山市工商局提起行政诉讼,但是河南昌恒公司败诉了,理由是工商局只负责资料登记,不负责资料的真伪鉴定。就这样原来持有的平棉股权被侵占,应该享有平顶山碧海公司(碧桂园天级项目)11.76%股权股权至今没有过户。

  平棉集团张先顺,早就是平棉最大的股东,仗着雄厚资本,在政府和法院系统收买保护伞,虽然干尽伤天害理、鸡鸣狗盗之事,但通过给法院保护伞输送利益,这么多年平棉涉及的许多民事纠纷案件均是平棉几乎全部胜诉。

  

  王道军实名举报法院保护伞

  张先顺为什么敢明目张胆的巧取豪夺别人财产,是因为他依仗自己花钱经营的政商圈子,他早已布下大网。张先顺的保护伞先后粉墨登场,上演了一出出毫无底钱的贪腐大剧。从网上的一篇举报信中,我们可了解张先顺的能量和保护伞在金钱迷失下的嚣张。

  直接上王道军网络上向河南纪委的举报信:

  河南省纪委监察委河南省纪委和第九督导组领导:

  我叫王道军,系河南昌恒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本人实名举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冠华(原平顶山中级法院院长)。

  一、插手平棉旧改项目合同纠纷案件

  从2013到2017年年底,河昌恒公司与平棉集团共同合作平顶山市平棉家属院旧改项目,昌恒公司直接投入项目借款2074万元。在万达广场即将落地项目对面的红利下,平棉集团为实现项目独吞,在自身违约的情况下,却恶人先告状,主动发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一审卫东区法院法官颠倒黑白,故意偏袒,枉法裁判,支持解除合同,却对昌恒公司损失与投入只字不提,严重违反最高法院有关规定。平棉集团通过上述手段迅速转让项目,收现金6000万元及商铺2000平米(已于2021年06月举报到平顶山督导组)。

  2018年,在二审即将出裁定书之际,平棉集团董事长张先顺和他的法律顾问在刘冠华院长办公室,刘冠华亲自问询了法官,明确要求维持一审判决,不能改判。

  二、插手平棉股权过户与应付分红款纠纷案件

  2016年10月31日,昌恒公司与平棉集团签署协议,以持有的平棉集团24.0149%的股权置换了平棉集团持有的平项山碧海公司(天玺项目)11.76%股权,该11.76%股权价值与预期分红达9000多万元。但11.76%股权碧桂园天玺项目销售已经基本结束、平棉集团与碧桂园已经对项目分红进行分配。但是,平棉集团除2017年向昌恒公司支付预分红款1500万元外,截至目前再未向昌恒公司支付任何款项。

  2020年昌恒公司起诉平棉集团要求履行合同义务向昌恒公司支付11.76%股权对应的分红款。在平顶山市中院一审和昌恒公司上诉到河南省高院二审的审判过程中,平棉集团董事长张先顺与法律顾问又找到时任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冠华,操纵案件的审判结果,省高院主审法官枉法审判。张先顺的法律顾问在一审判决中亲自去找平顶山中院审案法官。该案件正在向第四巡回法庭申请再审。

  以上两个案件的枉法审判,给昌恒公司造成上亿元的巨额损失,投入的资金与项目收益长期无法收回,企业员工失业,无法经营。一个优质企业沦落成了负债累累,濒临破产。

  就是一些人民赋予权利的法官,为了人情、利益、关系而黑白不分违背法理法规,枉法裁判。请求督导组严查事件真相,公平、公正的对案件裁判,帮助企业追回损失。

  举报人:王道军

  今年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开展以来,中央政法委第三次公开通报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和干警主动记录填报的典型案件。中央政法委将会同中央纪委、中央政法单位,健全定期通报和责任倒查制度,狠抓督促落实,通过内外协同、上下联动,凝聚党政机关和社会各界监督政法干警严格落实“三个规定”、支持政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职权的强大合力。

  改制过程中的“鹊巢鸠占”坑惨了国企和职工

  河南平棉纺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位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司始建于1982年,曾用名平顶山新天使纺织有限责任公司。企业于2005年由国营企业改制为民营企业,诡异的是民营企业还保留了正县级。

  在企业改制之后,平棉集团董事长张先顺开始乾坤大挪移,极尽敛财之手段,创造了四大民愤聚点:1、当时在职工不知情的情况下,企业派人冒名代签,实际工人一分钱没领到破产赔偿金(身份置换金),使6700多万破产赔偿金不知去向;2、在工人每个月的工资都扣着养老金的情况下,企业却欠缴工人养老金几千万;3、变卖企业地皮款不知去向,厂里地皮基本被张先顺卖完,张先顺说改制都变成他家里财产了,他想怎么卖就怎么卖;4、平棉原始股东(天使集团员工)受到欺骗、协迫,原始股权被低价强行收购走。

  

  

  

  

  本帖转自于知乎,不负责法律后果:https://zhuanlan.zhihu.com/p/445 ... #showWechatShareTi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

唯一QQ:

1511923161

地址:广东清远市阳山县

Email:1511923161#qq.com

Copyright   ©2015-2021  网创平台Powered by©网创平台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