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开启左侧

安达粮食杨永利求我公司赊销供应仓储物资救援,国库粮保住了,却欠债不还

[复制链接]
烦得慌 发表于 2021-10-11 11: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大家好:

  我是陈连文 电话:13019015070。我是党员,退体公务员。“文化大革命”时在德都县“人民保卫部审判组”工作,以认真负责,有错必纠的工作态度先后平反三起冤假错案:1.德都县团结乡姚武忠反革命案。2.德都县龙镇公安派出所公安教导员张庆志历史反革命案。3.德都县人民医院李洪和医疗事故案。当权的造反派阻止不了我对冤假错案平反,便在这三起冤假错案平反后,对我打击报复,将我下放当工人,“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才重新回到干部队伍,先后任政府办副科级秘书,城建局副局长,阿城市政府驻黑河办事处主任等职。后因我不与贪腐官员为伍,1993年被诬陷贪污60万元而遭法院传讯,在1993年贪污60万元属于特大案件。经阿城市法院派人内查外调,所谓我贪污60万元是一起无中生有的“乌龙”事件,我非但无罪,而且有功,从俄罗斯进口了大量低价优质钢材,为阿城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几经打击,我心灰意冷。于是,我愤然申请辞职提前退休!工资少了,待遇低了,提职机会没了,但我一身轻松,清贫愉快!

  我虽然退休,但坚持公平正义的秉性不改。我女婿张海涛私企公司为帮助安达市政府粮食局抗洪涝保国库粮的过程中受到政府腐败官员的欺压,克扣赖账数十万元而致公司倒闭,家破人亡。我奔走呼号,为民请命,控诉安达市政府腐败官员欺压百姓,胡作非为,无法无天:

  (—)1996年安达涝雨成灾国库粮危急,张海涛的私企公司应安达粮食局局长要求赊销供应仓储物资救援,国库粮保住了,却欠债不还,政府机关成了“老赖”。

  (二) 我公司迫于无奈只得于2003年初起诉到绥化中级法院,绥化中级法院判我公司胜诉,但法院不积极执行,判决书实为废纸一张。所以我公司拖欠农民工工资款几十万元,造成众多农民工贫困至极,并造成公司倒闭。

  (三)上访路漫漫,寻求公平正义举步维艰。总经理张海涛的岳父陈连文自1998年便代理上访申诉。先后到安达市、绥化市,省上访都毫无结果。无奈又多次进京上访,但多是被安达市政府信访部门截回。这些经历正验证了人们所说:向被腐败官员把持的政府讨欠款就是与虎谋皮,百姓讨公道比登天还难!

  (四)亲民爱民的省委书记吉炳轩为民做主,上访峰回路转,要回了部分欠款。

  无奈我和外孙张家溪于2009年初给时任省委书记吉炳轩写信上告,吉炳轩亲自批示:认真查清,按政策落实(安达市政府副市长高振万亲自将批件交我看过)。但在落实省委书记吉炳轩的批示中,又发生新的违纪:安达市政府副市长高振万向我索要好处费,我没满足,高振万便伙同粮食局局长徐铁众弄虚作假,克扣欠款,欺压百姓。

  (五)善良纯朴的中国老百姓哪能想到安达市政府的腐败官员在我们无法满足他们贪婪之心时,竟敢顶风上,弄虚作假,层层扒皮:

  1,在算账时故意少算本金17万元。

  2,强迫我们再减免8万元欠款。

  3,将约定的百分之一月息故意少算。

  这种弄虚作假之所以得逞,是因为我们相信安达市粮食局和市政府不会在有省委书记过问的情况下仍敢弄虚作假,便同意由他们算账并写入协议。但陈连文还是怕安达粮食局万一算错账便在《协议》中强烈要求增加一条款“ 还款手续以乙方全权代理人陈连文出具的收据为准,以前黑龙江阿城银河物资贸易公司与安达市第四粮库、安达市任民粮库、安达市老虎岗粮库所有的往来财务收据若与本协议有出入或重复的均以本协议签署生效后的收据为准” (请参见《协议》)。陈连文增加此条款的主要原因是:安达第四粮库欠本金27万元,他们却硬让总经理张海涛写了个27万元的收据,而实际只给10万元,有贪污17万之嫌。我们有录音为证。可是在实际算账中,安达市粮食局局长徐铁众趁陈连文对共产党官员的信任,还是偷偷少算17万元本金和利息。如果安达粮食局能岀示陈连文岀具的这17万元本金的收据,陈连文就是诬告陷害。

  待陈连文发现安达市政府粮食局在算账时欺骗了我们,便提出重新算账:根据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四条规定,陈连文与安达粮食局局长徐铁众所签的《协议》与事实不符的条款为无效条款。为此,陈连文向安达市委书记刘淑芬实名举报安达市政府主管领导高振万和徐铁众胡作非为,欺压百姓违反党纪,但刘淑芬包庇袒护,不查不管。今春从省纪委网站得悉安达市委书记刘淑芬本人就是巨额贪污腐败官员,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安达市有如此之多的腐败官员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党纪国法等同虚设,人们追求的公平正义渐行渐远。

  (六)绥化市中级法院法官李东风有法不依,有据不查,枉法办案,偏袒安达市粮食局。

  2014年7月份中央巡视组来黑龙江省巡视,我去找中央巡视组上访时,被绥化市中级法院工作人员截访;2018年中央第六巡视组巡视黑龙江省时再次上访,又被绥化市中级法院工作人员截访。绥化市中级法院工作人员两次都骗我说,这种小事不用找巡视组上访,回绥化市中级法院就可解决。而绥化市中级法院的李东风总是一拖再拖,待中央巡视组撤离黑龙江后才通知我上访无理。李东风明显在偏袒安达市政府粮食局:一不看书面证据材料;二不听录音证据材料;三不找原告和被告双方具体算账对质。法官不公正只能让人联想法官李东风被安达市政府粮食局所收买,才不认真查处。

  (七)上访人陈连文为寻求公平正义,于2019年11月26日登录最高法院“给大法官留言”要求查办绥化中级法院李东风违反法官法和公务员法。“院长回复”:绥化中院执行局局长接谈,电话16604557009 0455-8316789。陈连文给绥化中院执行局局长多次去电话没人接听。我无奈又于2021年7月23日再次给最高法院“给大法官留言”,最高法院批示:“陈连文您好,您反映的问题已经批示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真核查研究,依法办理。现指派绥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郑晓峰负责接谈。手机:16604557100座机0455-8316968”。我多次掛电话仍无人接听。

  实践说明。绥化中院不单有法不依,而且对最高法院批示也是置若罔闻。绥化中院就是在袒护安达市粮食局!

  (八)鉴于绥化中院袒护安达市粮食局这一事实,要求:最高法院或省高院立案督办,异地审查。

  (九) 可喜的是安达市还是有清官的,2015年5月13日陈连文在安达纪委追讨安达粮食局索贿4万元时,安达粮食局常务副局长孙建強也承认17万元本金是漏算了,可以还给。但却提岀要减免利息和违约金,陈连文提岀因欠款久拖不还,致公司倒闭,损失惨重,所欠本金和利息、违约金不能减免。于是安达市政府粮食局便一直赖账不还。双方协商时安达纪委领导也在场。

  (十) 陈连文是老党员,退休公务员,多年来依法依规上访并且制止了公司总经理张海涛的父亲欲制造汽油炸弹到绥化中级法院和安达市政府贪官同归于尽的恶性暴力事件。

  我以党员、退休公务员的身份保证:

  1,如果安达粮食局并没有漏算17万元本金和利息,那么我就是捏造事实而触犯《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犯有诬告陷害罪,而应追究我的刑事责任。

  2,如果是我捏造事实无理讨要巨额钱款,就触犯《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犯有诈骗罪。也应追究我的刑事责任。

  3,我提供的证据之一是2010年5月4日安达粮食局副局长霍贵才亲自交给我的安达市粮食局《欠款明细表》,该表可证明17万本金和利息没还。如果这个《欠款明细表》是我伪造的,我就触犯《刑法》第三百零七条第二款犯有伪造证据罪,也应追究我的刑事责任。

  4,“国务院《信访条例》第四十八条规定:信访人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如果我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他人也应依法追究我的刑事责任。

  呜呼,百姓寻求最基本的公平正义是何等地艰难!但愿此稿能引起有关领导注意,查清真相,还百姓公平正义,让党的阳光普照中华大地。

  

  本帖转自于微博,不负责法律后果: https://weibo.com/5822534620/KC4 ... me&type=commen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关注我们

官方微信

唯一QQ:

1511923161

地址:广东清远市阳山县

Email:1511923161#qq.com

Copyright   ©2015-2021  网赚平台Powered by©网赚平台工作室